政策法規
當前位置 : 首頁 >> 政策法規
VIE審查:隻涉及國家安全行業 和互聯網沒太大關係
發布時間:2011-9-28 16:19:45  

  9月1日起,《實施外國投資者並購境內企業安全審查製度的規定》(以下簡稱《安全審查製度》)正式實施,根據規定,外國投資者不得以任何方式實質規避並購安全審查,包括但不限於代持、信托、多層次再投資、租賃、貸款、協議控製、境外交易等方式,這是中國政府首次將“協議控製”(VIE)以明文形式寫 入法律性文件。

  新政一出台,便有媒體稱,引發了VC(風險投資)、PE(私募基金)們的恐慌,尤其是中國幾乎所有大型互聯網企業都采用VIE結構,涉及資產至少上萬億美元。然而,《IT時報》記者仔細研讀新規,並采訪業內人士發現,所謂“恐慌”頗有誇大之嫌,事實上,新規之於中國大多數互聯網企業,並無太大關係。

  安全審查隻涉及國家安全行業
  在發達市場經濟國家,外資並購安全審查製度是外資管理法規的有機組成部分,我國《安全審查製度》針對的也隻是一些涉及國家安全的產業,PE和VC們無需集體恐慌。
  目前,所有的外資進入中國,均需要“過三關”,即產業政策審查關、反壟斷審查關、安全審查關。《安全製度審查》加強監管的是第三關。如果追溯《安全審查規定》的產生背景,最有直接關聯的便是今年2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的6號文,《安全審查製度》第一條明確表明,該規定麵向的對象是屬於6號文中明 確的並購安全審查範圍。
  《IT時報》記者查閱6號文發現,其中明確規定了並購安全審查的範圍為:軍工及軍工配套企業,重點、敏感軍事設施周邊企業,以及關係國防安全的其他單位;外國投資者並購境內關係國家安全的重要農產品、重要能源和資源、重要基礎設施、重要運輸服務、關鍵技術、重大裝備製造等企業。
  “這其中,隻有‘關鍵技術’可能會涉及到互聯網的搜索引擎技術,而且這還得看國家有無相關行業細則。也就是說,互聯網行業並沒有被6號文列入審查範圍,更別提與《安全審查製度》中協議控製監管有什麽關係了。”上海大邦律師事務所柏立團認為,對此恐慌者,要麽是出於無知,要麽是出於某種特殊的目的。
  “新政出發點是國家安全,哪些互聯網企業會危害國家安全,目前尚無明確的評判標準,從這個角度而言,互聯網產業實在無需太過恐慌。”北京明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投資總監張弢認為,隻有在涉及並關係到國民經濟關鍵環節的某些行業——如基礎農業及其深加工行業、某些戰略性物資的製造行業、關係到社會意識形態的行業等領域時,這些企業通過VIE模式構建紅籌架構可能會遇到較嚴格的審查。

  禁入規定並非覆蓋所有互聯網
  即使是禁止外資並購的行業,VIE也並非是一種非法行為,對於采用該模式趕赴海外上市的互聯網企業來說,遠未到擔憂的時刻。
  盡管《安全審查製度》並不針對互聯網,但引起PE界如此大的關注,源自於今年6月的支付寶股權之爭。馬雲單方終止了與大股東雅虎、軟銀的協議控製,將支付寶轉移至一個純內資的公司,理由是,央行要求各第三方支付申請方對是否協議控製事先聲明,而這很可能影響支付寶拿牌照的速度。
  由此類推,有人認為,官方對VIE的明確,會對互聯網企業融資增加障礙,甚至會影響其海外上市,而互聯網企業是VC和PE最青睞的產業,一旦上市道路受阻,境外投資界將損失慘重。馬雲因此也被認為是“出賣了整個互聯網產業”。
  但事實上,即便政府要對VIE加強監管,受影響的也並不是整個互聯網業。在今年頒布的《外資投資產業指導目錄2011》(征求意見稿)中,《IT時報》記者看到,禁止外商投資並購的行業中,與互聯網相關的有電子出版物的出版製作業務、新聞網站、網絡視聽節目服務、互聯網上網服務營業場所、互聯網文化經營(音樂除外),也就是說,除非政府有特殊規定,如支付寶所屬的第三方支付行業,隻要是不屬於此範圍的其他互聯網型態,如電子商務、生活信息服務類網站等等,基本無需擔心會因VIE模式受到監管部門的審查。

  投資環境不可能變差
  VIE模式應該不會被輕易否定,建立外資並購安全審查製度是正常的完善外資管理製度之舉,絕非要關閉國門。
  不可否認,VIE作為一種境外投資機構繞開政策的投資模式,確實需要加強監管,但“其被明確納入監管,並不意味著VIE本身認為是違法的和不可使用的,可能要視具體的情況和行業特點來定。”張弢認為,對已經在國外上市的如新浪、優酷、土豆等屬於“禁止外商並購的”互聯網企業,不排除有再行審查的可能,但應該不至於影響上市公司的架構,最多會對企業在安全性方麵進行一些評估。而像盛大文學、迅雷此類已經提交申請的準IPO企業,則有可能被要求補充審核,但應該不會不允許其海外上市,“政府的初衷應該是希望引起警覺,而並非一刀切的否定。”張弢表示。
  柏立團也認為,協議控製的模式在實踐中受到了中國政府的默許。目前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的中國互聯網公司無不采用協議控製的模式,而這種默許行為必將對法院審理類似案件產生深刻而實質性的影響。如果強行掐斷協議控製,將對中國對外的政府形象產生不利。
  更關鍵的問題是,改革開放以來,外資PE和VC在中國已經有了長時間的發展,盡管政府態度是有從緊之意,但不可能徹底將境外投資的道路堵死,雖然有種極端的可能是,境內企業赴海外上市之路因此變得曲折,甚至改為國內上市。
  張弢不排除這種可能,但他認為,目前國內互聯網行業中一些外資基金所熱衷的企業仍在燒錢階段,並無很好的盈利模式,這樣的企業在國內資本市場並 不被認可,一旦“西行上市之路”被堵,證監會必須要考慮其在國內上市所引發的種種後果,“從嚴格意義上來說,國內資本市場並沒有準備好,這種極端後果自然 也不太可能發生。”

  名詞解釋
  VIE:“協議控製”又稱可變利益實體(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VIEs),實踐中有時也稱“協議安排”,是指外國公司通過在中國設立一外商獨資企業,與內資公司簽訂一係列協議,變身為內資公司業務 的實際收益人和資產控製人,以規避《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對於限製類和禁止類行業限製外資進入的規定。

地址:遼寧省沈陽市沈河區小南街248號   電話:024-31979167   傳真:024-31979173
沈陽AG亚游集团投資管理集團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ICP備案:遼ICP備11015469   技術支持:盤古網絡